月亮警察

发布时间:2020-12-16 信息来源:

人世漫长得转瞬即逝,在无数个回眸里,有人见尘埃,有人见星辰。我要感谢那位叔叔,让我在满地的灰尘中,抬头看见了月亮。

我生活的小县城,名不见经传,是一个在地图上都要搜寻半天才能找到的弹丸之地的存在。地方不大,打出租车结账时大多还是起步价。住的人却不少,上下班的公交照样爆满。

这里的时间似乎永远都是按部就班:早晨街边的小店揭开第一个蒸笼,木质的表面有些斑驳,油条包子豆浆相继出锅,面条也在滚烫中沸腾。来了一个人带走了它们,一天的运转就从胃里开始。到了晚上拉上窗帘的时候,又能看到如约而至升腾起的阵阵浓烟,尽管在夜色中,路灯有些黯然失色。这是烧烤展示独家魅力的时刻,食客们一串接着一串,串起蠢蠢欲动的味蕾,串着满座的喧嚣,串完整天的疲乏,为夜晚的酣眠响起了悠扬的前奏。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时间的齿轮就着昨晚的残余的热闹,开始重复运转。日升月潜,复刻如是。

这里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传奇,只有平凡普通的熙熙攘攘。

过去的十几年里,我的生命轨迹就在这片羊肠小道间,以狭长逼仄的姿态向前匍匐。和习以为常的永远带着点灰色的天空一样,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司空见惯,平凡是这里的常态,脚下有清洁工打扫不完的灰尘。

小县城的生活乏善可陈,我试图回想几件轰动的事情,发现真的屈指可数。不是高中生因压力太大跳楼,就是哪个十字路口因为追尾车毁人亡,仿佛只有这些带着血腥暴力的场面,才能唤醒人们麻木的神经。在他们看来,这些事情也许只是一点调味剂,给他们平平无奇的日子里加点料,不至于通篇冗杂无聊。人都是视觉动物,这些免费的视觉盛宴,他们不会拒绝。生活遍地都是蝇营狗苟,我们习惯于面朝大地,背朝天。

再细细想来,一个普通人的一生哪有那么多的大场面呢?不管是排山倒海的人数还是石破天惊的事情,这些在潜意识里自带的大场面的必备要素,其概率都是微乎其微的,人生海海,都是水过去的。古人喟叹“浮生长恨欢娱少”大概同此理。我们的心缺少震撼,缺少必要的敲打,只能在平凡中沉沦,任由心灵一片荒漠。冥冥之中应该有什么东西在渐渐流逝,不仅仅是时间。

幸而在某个夜晚,有一个机缘让我改变固有的偏见。所谓大场面,所谓震撼,其实只需要一个人,一件小事,一次用心的感悟。

那晚的月亮,格外耀眼,与底下的万家灯火遥相呼应。大概已经是九点多的样子,在小县城最繁华的商业广场上,人还没有减少。广场两旁的明灯,挂着各色花里胡哨的商业招牌,灯下阵阵新声巧笑伴着人影浮动。来往的车辆也卖力刷着存在感,疾驰而来,呼啸而去,一派热闹的景象。

时间悄然流逝,一段时间后,人流开始倒车,朝着各自归家的方向迈去。正在这人潮如织的时候,在广场的一处突然针脚紧密起来。人们在这处越围越多,我的目光和脚步也跟着人们迁徙过去。在人群的中心,一个女子在“手舞足蹈”,手和狗的前蹄一样举起,在空中随意挥舞,身体止不住的抖动,状似疯癫。

忽的,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她的身体向后倒去,在地上蜷缩成一团,止不住的抽搐。以她为中心展开的圆圈在不断的向外扩散,我的耳边充盈着七嘴八舌的讨论:“这女的咋的啦?“”看这样子,像是发羊癫疯了吧!””我的天呐,这么可怕的吗,都没人来管管吗?“”快戴上口罩,离她远点儿,没准儿这病还会传染呢!“一边说着一边连连后退。女人的抽搐声越来越急,讨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可没有一个声音在中心响起,都在向外泛起涟漪。面对别人的不幸,我们都在置身事外。人声鼎沸的现场,一锅新鲜出炉的尘埃。

人群中忽然撕开一个口子,一个人影扑向了中心。他的动作很快,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动作,他就已经扶起了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人。中气十足的对旁的人说:“快搭把手,我把她背到前面的医院。”他侧身半蹲在地上,把自己的后背留给那个女人,稳当的接住人们七手八脚扶起的她,立马冲出人群,朝着医院的方向奔去。

这个过程,我甚至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脸。他义无反顾的向前跑去,留下一个疾去的背影,和渐渐漂浮起的雾气一样流向了云海,很快不见踪影。人潮散却,这段发生在归家途中的小插曲,人们转身就立刻抛之脑后。

我也重启我回家的脚步,正在走着,听见稚嫩的童声,是一个还留在原地的小男孩在说话:“爸爸这也是在执行公务吗?可他都没有穿上衣服哎,人们认不出他的。“一旁孩子的妈妈回道:”可爸爸的身份是一个警察啊,即使没穿衣服,心里也会响起警钟。“我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懂了这话的意思,是否明白自己爸爸的行为,但我已经了然。

我抬头看着天空,月亮依旧在天空悬着。我以为流逝的东西,其实并没有。它依旧活在人世间,与平凡为伍,却不平凡。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可无论再久,我都会忘不了那个夜晚,忘不了那个隐没在黑夜里的背影,忘不了在那个时刻,我是怎样的心潮激荡。我要感谢那个警察叔叔,让我在满地的灰尘中,抬头看见了月亮。(绵阳师范学院  杜寒雪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