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最美乡村之武胜白坪的片儿警——实录武胜飞龙派出所现代农业园警务室肖警官及其同事的三小时

发布时间:2020-12-17 信息来源:

1

武胜县有个三溪镇,三溪镇有个朝门院子。

近年来,朝门院子以其浓淡相宜的民国风情,揽游人无数。

我的朋友陆向东,因为博学多才,被人戏称“陆教授”。陆教授的老家,准确说旧居,恰位于朝门C位。

六月中旬的某天,陆教授邀我去朝门院子喝茶。我把发小陈小雨也叫上了。

是下午五点左右,我们坐在院坝里谈天说地,只见一警察从院门后面进来,径直朝陆宅大踏步去。该警察高大不威猛,脚步落在青石板上,duangduang地响。

陆教授刚好进屋烧水去了。

我一个激灵,想陆教授爪子干什么了?! 

屋里便有陆母的声音。

我跑进去只见警察在给久病卧床的陆父掖被子……

我一颗心落下去,想陆教授素来道貌岸然君子谦谦,还好,形象没有垮掉。

只听警察又在和陆母说血压血糖之类。

这一幕暖到了我。

我本好摄,当即拍下。

警察和陆母握别时,一只小女孩不知从哪儿跑出来,应该和警察熟识。警察手一伸,伊便扑过去,警察顺势给举了个高高。女孩咯咯地笑。

夕阳光辉洒在院墙上,合着这一幕,朝门格外的温情唯美。

从陆母的赞不绝口中,我们得知了警察姓肖,这是和往常一样,工作到这边来了就顺道来看看陆老汉儿。

和往常一样?来看陆老汉儿?陈小雨眉毛斜起说:可能吗?

农村婆婆哪经得起这种急?陆母伸手就要来拉陈小雨:你不信呐?走嘛!我带你去问,看这朝门院子哪个不晓得!

陈小雨赶紧赔笑,说好吧我信我信!

陈小雨是个一般人捉摸不透的人,她有时候装愣,有时候真愣教授说她很有趣,我叫她二愣子。

2

这一晃就到了7月23日。

是日风轻轻云淡淡,不是蝉噪历害,还以为是在秋天。这是怕晒黑的人

的好天气,二愣子约我去白坪摘葡萄。

一路上,二愣子负责开车,我负责耍手机。行至高洞村时,二愣子点一下刹车,手指前方,说你看呀。

我抬眼看去,只见一男一女正迎面过来。男的穿着制服,背着一背篼柴火。柴火是一捆长短不一的树枝,横在背篼面上,松垮垮的,随时要散落的样子;女的是个大妈,一手拿柴刀,一手扶腰,步履仿佛沉重。

好像是朝门那个,肖警官。二愣子说。

男的戴着帽子,脸还被树枝遮住一些。你确定不是花儿开了(酒店)的保安?我说。

气质不同!二愣子白我一眼。她应该晓得我傻傻分不清穿那种蓝色制服的到底是警察?城管?还是保安?

警察气质浓些,二愣子补充。

但是你不觉得这画风奇怪又喜剧吗?二愣子干脆靠边停车。

“喜剧”我倒不觉得。我承认相对于这整洁的路面,清一色黑白灰的小洋房,那一背张牙舞爪的柴火,多少有点违和。

警察背柴,也确实是别开生面。我说。

我把手机伸到车窗外,准备拍下。

哎,车子!不要停在路边!是背柴的人指着我们喊。声音巨大。

妈耶,手机差点都吓落了。我收缩回来,叫二愣子走!

怕啥子嘛他又不是交警,二愣子说。

说话间,对方距我们就一路面之隔了。他再次指着我们,眼睛鼓起:没听见吗?赶快开走,这是路边,还是弯道,不能停车!

果然是肖警官。

sir!二愣子献媚似的喊一声。

你好!肖警官脸上的厉色消失,代之以开心一笑,给二愣子敬一个礼。估计他是没想到在乡村里居然有个清脆的女声叫他sir还带肖。

你不是在三溪吗?怎么又在白坪了?二愣子说。

三溪、白坪的警务工作从2019年开始,已由飞龙派出所统一管理,我现值守白坪警务所,也执行三溪、飞龙的出警任务。肖sir说完,转身去迎落他身后的大妈。

但是警察叔叔不更应该背枪吗?二愣子天真无邪的样子和语气真的像个孩子:干嘛背柴呢?

这个问题也许简略而不简单,肖警官沉吟际,二愣子又说:是没事找事吗?

枪是送给坏人的忠告,柴是送给群众的温暖,肖sir说。还是笑笑地,但是这会的笑就不如开始敬礼时的自然舒展,就是很职业那种。

我心里一,想这话是警察的职业术语吗?不然这sir的文采还真好。

这时候大妈站住了,用柴刀指了指二愣子:你这样说话,我硬是要反对你!你晓不晓得刚才,我贫血病犯了,不是肖警官他们巡逻看到我倒在路边……我这阵,都怕是在给阎王爷磕头了哦!

大妈居然泪下了一脸苍白。

二愣子貌似愣住了。

不要磨蹭了,快走!停这儿真的危险!肖sir似乎要毛起。

好的好的!二愣子把火打燃却不松刹车,看着肖sir和大妈的身影一步步远去,突然喊:欢迎群众监督吗?

我还没懂起二愣子啥子意思。肖sir应声回头,微微一笑,直接用普通话说:你说的什(胜)么?(那笑里带几分意味深长--有礼貌、认真、甚至挑衅。)

和谐社会,哪有那么多警情啊?二愣子不管不顾说。

你以为民警的工作就是处理警情?你以为警情都是杀人放火?肖sir的嘴角仍然挂着笑。

不晓得啊,所以我们就想见识一下啊,不是有阳光问廉么?我们今天可不可以来个阳光问警啊?二愣子噼里啪啦地说(讲真,肖sir这么一反问,我的脸都有点红了。二愣子不,她的脸就是羞死醉死都不会变色)。

阳光问警,好!肖sir的笑就全部展开了,又给二愣子敬个礼:欢迎!

二愣子做个ok的手势:我去停车,你等着我们啊!

3

啥子意思?你是在调戏还是要跟踪警察?我说。

你才有兴趣调戏警察,二愣子说:我就想体验一把,我就想确定他们不是在中国最美乡村里作秀。你不觉得那些交警?他妈总是二话不说脸一黑起啪就给你一张单子,最烦了你各人不遵纪守法,我笑:反正我没遭贴过。

你好凶嘛,二愣子说。

你不是贪恋肖sir的美色吧?我说。

晕,二愣子说:你没看他的牙巴有点龅    

于是,我和二愣子像两个跟屁虫,尾随在肖警官及其三位同事身后,用我们的手机和拙劣的拍摄、制作技术,记录下了他们十点到十三点左右的巡逻和处警情况。

话说从裕丰村出来,二愣子一路干呕,我晓得她一是晕的,二是饿的(都一点过了哒)。二愣子肤白貌美,缺点就是晕车。加之那段路几乎全是弯道。

开车的警官有点怜香惜玉之意,说:这儿离下个出警现场大概七里,你们还去吗?

二愣子赶紧说不去了不去了。我其实也是遭蚊子咬得惨。

肖警官一直在说电话,内容好像是线索证据什么的,完了说行,下个现场你们也不大方便去。

我请你们吃个饭吧!下车时,二愣子愣愣地说。

二愣子不差钱,她是泰和国际商场玮兰床垫的老板。

(广安市武胜县莫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