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我和警察蜀黍的故事”征文优秀作品】片警初成长

发布时间:2019-12-26 09:51 信息来源:

  山上的风似乎要比所里冷很多,其中还夹杂着雨雪,民警小何象征性地竖竖衣领,希望风能少灌一些到衣服里面,虽然徒劳无功。此时,小何脑海中记起派出所院里不知哪里来的小狗正趴在地上晒太阳,十分惬意。

  小何是一名刚刚参加公安工作的山区派出所片区民警,刚开始一直跟着师父在城区里面工作,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师父有时会唠叨:你们现在太幸福了。小何却一直不明所以。 “走基层”活动开展时,小何主动请缨“上山下乡”,仿佛是要去度假一般,还兴奋了他一阵子。师父却在一旁讪笑并说到:别得意,到时候有你受的。小何依然摸不着头脑。

      第一天,师父领着小何往半山腰去了解独居老人的基本情况,小何开着车,载着师父,兴奋的状态使小何不知不觉将车速开快了,师父在一旁问道:小何,为什么开这么快?慢一点。小何不假思索地答到:路况这么好,我觉得我能控制。师父瞪了小何一眼,小何不由的慢了下来,师父回过头来抽了一口烟,目光注视着前方,慢慢讲到:这条路师父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事故。以前还是土路时,车开不上来,我们出警就只能走路,一走就是半天,没出什么事儿;现在路况好了,出事儿反而多了。山路弯多路窄、视野不好,很多群众出行工具是摩托车,你速度快了,撞到群众怎么办?人民警察是维护人民利益,怎么能做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呢?

  听完师父一席话,小何沉默起来,车速又慢了一点。一路无言,小何跟着师父把一个村都跑了一遍,村里的百姓都热情地跟师父打招呼,似乎跟师父都很熟,每家每户都拉着师父,让吃完饭再走,师父总是推托,实在推不掉,就说:下次一定来吃,今天还有事情。而当小何去跟百姓了解情况时,群众总是的不理不睬,或者冷言冷语,小何像打了败仗一样,情绪低落。第二天、第三天也是如此,小何的积极性不像刚开始一样高涨了,总是显得无精打采。回派出所的路上,师父问到:怎么闷闷不乐?小何没有回答,只顾开车,不过稍微开快了一点。师父又问:你知道他们为什么都愿意跟我说话吗?小何摇头。师父继续道:简单说来就是他们没有见过你,不信任你,不愿意跟你打交道。而我,跟他们打了几十年交道,就像朋友、像亲人一样,你能做到吗?

  往后的日子,小何照例跟着师父,走遍各个村子,但跟以前不一样的是,每次去小何总是抢先进行自我介绍,留下联系方式,并拿笔本子记下群众的信息,主动跟群众拉家常、摆生活,用心去跟群众交朋友。几天下来,小何精疲力竭,但也收获颇丰,师父笑道: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小何笑着点点头。师父又道:明天我有其他事情,你自己去,我只有一个要求,把自己当一个村民好好跟他们打交道。小何茫然又坚定地点点头。

  山上下起了雨夹雪,风吹到脸上像刀刮一样。小何象征性的竖竖衣领,希望风能少灌一些到衣服里面,虽然徒劳无功。小何跟往常一样挨家挨户进行调查,就像走亲戚串门儿,群众对待他也热情多了,小何心想今天应该会很顺利吧。但当小何走到张大爷家屋外时,听见了张大爷洪亮的声音:当初说好路修好之后让我们通行,怎么现在又把路堵了?我现在出行、运输都要绕很大一圈,很不方便。此时,小何已经走到张大爷家里,看见隔壁刘大哥正在与张大爷对峙,大声说:谁让你家修房子时将往外延伸了10公分,你不按协议办事,我也不让你通过。张大爷不服气道:反正今天你要将路给我让开,不然让你好看。气氛剑拔弩张,两人越说越近,快打起来,小何一个健步冲上去站到两人中间,将两人隔开,大声说:你们要干什么?打人是违法的。张大爷吼到:把我抓去坐牢也不怕,我今天就是要收拾他,太欺负人了。两人说着就要纠缠在一起,小何怎么劝都不听,只能将两人隔开,避免事态严重。小何正在思索怎么办的时候,师父打电话来问:怎么还没有回来?小何急忙回答到:张大爷和刘大哥因为修房子的事情吵起来了,我劝不住他们,又怕打起来。师父淡淡说到:把电话拿给张大爷。张大爷一听是师父的电话,脸色马上就缓和下来,之后又把电话拿给刘大哥,一分钟时间两个人就都沉默不语,这时刘大哥对小何说:何警官,你放心,我们不会再因这件事吵架了。刘大爷连忙说:对,何警官,我们不会再吵了。小何将信将疑的看着两人,慢慢走出了张大爷的家。

  回到所里,小何连忙问师父: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化解不了的事情,师父你怎么两句话就搞定了啊?师父慢悠悠的答到:别拿群众当外人。此时,小何望着远方的大山,若有所思,突然明白:原来“基层”就是这样走的。(吴加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