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常鹏:让梦想之树在基层生根发芽

发布时间:2020-07-21 09:12 信息来源:

  他是全省公安机关“万名机关民警下基层上一线”中的普通一员,随着工作岗位的改变,工作内容的不同,他在基层所队充当的角色不断转换,属于平凡的精彩跌宕演绎。一名苦练服务群众本领的新学员、一名忙碌在鸡零狗碎里的小片警、一名同甘共苦风雨同行的好兄弟、一名孤独逆行勇担使命的真勇士……
  常鹏,男,中共党员,四川省公安厅治安总队民警,2019年4月25日,按照省厅党委决定,他被派驻到南充市西充县公安局,开展为期2年的驻点工作,现为西充县公安局晋城派出所民警。
常鹏的自述
  2019年4月,我作为全省公安机关“万名机关民警下基层上一线”的一员,从厅治安总队来到西充县公安局晋城派出所驻点,开启了为期两年的基层工作之旅。现在时间已经过半,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通过基层工作实践的淬炼,我找到了一生的信仰和梦想,我的梦想之树在基层生了根发了芽。

  下基层当为民服务的“践行者”
  我2017年参加公安工作,在下基层之前,一直在厅机关从事户政管理工作,对公安工作的了解也仅仅停留在日常的工作信息简报及相关数据中。
  到了派出所后,完全不同的生活扑面而来。24小时警务运转,派出所的民辅警就像上了发条的钟摆一样,每天转个不停,加班加点是工作常态。基层工作是琐碎的,平时大多数的工作都是家长里短、口角纠纷的接处警和调解。到基层最初的两个月,对于这种整日奔忙于鸡毛蒜皮的平凡我心里充满了不耐和厌烦,只觉宝贵的光阴白白地流逝了。
  很快有件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2019年6月的一天,正在值班的我接到报警,纪信广场两名群众因为争一条宠物犬发生纠纷。又是这些鸡零狗碎!已经连续接了5个警的我心里无限的暴躁。但一直以来的自我约束让我耐着性子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家住安汉大道二段的鲜女士在纪信广场发现贾某某牵的狗非常像自己一周前丢失的贵宾犬“元宝”,就上前和贾某某理论,双方因此发生争执,随后鲜女士报警。
  通过鲜女士对“元宝”身体特征的详细描述,我确定贾某某牵的犬应该就是鲜女士的“元宝”。为了尽快解决争端,我将我的判断告知贾某某,并反复做他的思想工作,最终贾某某承认犬是在路边捡的。
  经过调解,鲜女士支付了贾某某在看养“元宝”期间产生的各项费用150元,双方握手言和。临走时,鲜女士动情地说:“警官,‘元宝’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它走丢的一个星期里我是吃不下也睡不着,整天惦记着它,谢谢你的帮助,让它又回到我的身边,今晚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这时我暴躁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甚至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我所以为的鸡零狗碎,在群众心里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从此以后,对于接到的每一起报警求助,我都报以百分之百的热忱去对待。一年多的时间我接到群众报警求助230余起,参与调解各类纠纷57件。我在每一起接处警中体会为民服务的点滴情怀,在这些点滴平凡中获取的丰厚滋养,让我在平凡的忙碌中甘之如饴,元气满满。

  巧妙融入新岗位当起“实习生”
  我是河北唐山人,在西充是名副其实的异乡人,因此我的基层之旅开始并不太顺利。接处警的时候,许多当事人因口音不同不喜欢和我交流,加之我缺少群众工作经验,以至于报警人经常撇开我直接向辅警求助,为此我是既沮丧又失落。但不服输的性格让我默默的磨炼自己。我悄悄的学习西充话,收集了不少方言小段子,所里的老同志调解纠纷时,我就在一旁观摩学习……综合起来,我发现除了说话的语言技巧外,做好群众工作最重要的是一心为民的真心和真情,只要心怀热忱,最终都能到达群众认可的彼岸。
  2020年5月20日下午,群众李某与未婚妻何某专程从广州赶回西充登记结婚。但在民政部门办理登记手续时,因何某的居民户口簿系人工手写,且户籍为广东,被工作人员告知暂无法受理。两人焦急万分求助派出所。虽然何某是广东人,户籍并不在晋城派出所辖区,但我想如果何某返回广东重新申领居民户口簿再返回西充登记将面临上千元的路程花费。虽然职责之外,但这是群众的难事就必须要办!我通过户籍系统和人像比对,核实确认了何某的身份信息,联系并发函民政部门说明了情况。
  下午18时,李某、何某顺利办理了结婚登记后,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在‘520’结婚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愿望,差一点就错过了,幸好有常警官的帮助,我们才达成所愿。”那一刻,我心里也流淌着幸福的暖流。
  一年多了,我学会了西充的方言,学会了在和群众侃大山中拉近距离,偶尔还会有热心群众问我,“警官你是西充哪里人?”我在这种另类的认同中,在为民服务的工作里得心应手,一路成长。

  爱岗敬业献力量终成“正式工”
  初到基层,因为外地口音,因为厅机关下派的身份,同事们在接纳我的同时,还保持着一段距离。派出所有“粗活”、“累活”也从不叫我,大家戏称我为“常领导”。在这戏称里,我感受到了一丝调侃和排斥,感觉自己有点像“外人”。但我并没有感到气馁,认真地做着所里分配给我的每一份工作,努力向身边的同事们看齐。
  记得有一次,我和派出所的同事押解涉嫌违法犯罪的艾滋病人王某做入所前体检。因王某之前有过报复社会和自伤的记录,为防止王某出现意外,我主动和另一名同事共同看管他。当时天下着大雨,时间已近凌晨3点,王某心情烦躁情绪激动,突然袭咬我的同事,千钧一发之际我从身后死死地抱住了他,他拼命的挣扎,并叫嚣要杀了我们,我们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制服了他。很长时间我们一动也不敢动,雨水顺着我们的脸颊流淌,也流进了我们的心里。把王某送进了看守所后,浑身湿透的我们瘫软在车里,在劫后余惊里久久不能释怀……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我在习以为常的工作里和同事们一起走村入户,一起执法办案,一起加班,一起抓捕逃犯,遇到对上级政策有困惑时同事们还爱和我一起讨论……现在同事们依然戏称我为“常领导”,但我在这戏称里感受到了亲切和认同。
  一次闲聊,有位派出所的同事对我说:“以前在我心里,上级机关的同志都是高高在上,不懂基层只会瞎指挥添乱。可自从你来了派出所后,我发现大机关的同志也和我们一样,能干工作,也肯干工作,可能他们在上面也不是瞎指挥呀……”话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暖暖的,瞬间领悟了我这个小小驻点民警所代表的意义。这不经意间的闲谈恰恰是对我最好的褒奖。

  舍小家为大家勇当“奋斗者”
  在下基层以前,公安工作于我来说就是一份工作,与其他养家糊口的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自从我下基层以后,公安工作带给我的锤炼与阅历,团结与友情,光荣与梦想,值得我把一生都奉献给它。
  2020年1月22日,父亲突发心脏病,作为父母唯一的孩子,我请假赶回了唐山老家安排父亲住院、手术等事宜。三天后的大年初一,中央政治局召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工作常委会,四川也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作为一名一线民警身上的使命担当让我的心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四川。安顿好家里,我通过网络抢到了26日(大年初二)的凌晨一点过唐山至南充的火车票。北方的冬夜特别的寒冷,大年初一的晚上我带着母亲为我收拾的行囊,从90多公里外的老家赶到唐山火车站,再乘坐近30小时火车于27日凌晨5点过到达南充,再回到西充。30多个小时的奔波里,我一个人在这条孤独的路上。在空荡荡的火车厢里,我想起病床上痛苦的父亲,病房里憔悴的母亲,眼泪止不住簌簌地流。
  1月27日下午,我归队后就加入了派出所的党员先锋队,与同事们一起全力投入抗“疫”一线。29日,西充出现了确诊病例!作为社区民警的我与县政法委干部、社区网格员一起上门入户对辖区1200余户居住人员进行见面排查;与社区辅警借助“一标三实”等警务信息系统核查涉疫人员100余人;2月11日,我又与同事们值守鹭岛酒店隔离观察点近一个月。忙碌的工作让我异常的充实,只是远在老家的父母牵挂的电话总能勾起我歉疚的思绪……

  一年的时光悄然流逝,留给我的是暖暖的警民情,浓浓的战友意,风雨兼程的无怨无悔,夙兴夜寐的忠诚忘我。不知不觉中,我已深深融入基层一线,融入了它的平凡,融入了它的忙碌。我这粒厅机关洒向基层的种子在基层的土壤里,在人民群众的滋养中已经悄然的生根发芽,我相信在为人民公安事业奋斗的过程中,我在基层收获的爱民之心、为民之情,终将灌溉着我的梦想成长为参天大树!(来源:南充公安)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