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广安华蓥民警彭波:大写的“人民”立心中

发布时间:2017-11-10 16:01 信息来源:

没有一种根基,比扎根于人民更坚实;没有一种血脉,比同人民相融更浓厚;没有一种境界,比为人民服务更崇高。彭波基层从警,24年如一日,就因为在他的心中,“人民”二字高于天。  ——题记


  葡萄藤又吐出嫩绿的新芽,这是彭波最喜欢的景色。

  彭波依然每天身着警服穿梭在种满葡萄的现代农业园区,走上他第24个年头的人民警察之路。

  要不是这身警服,人们也许想不到他是警察。眼前的这个人并不高大,身材瘦小,头发花白稀疏,只是身姿格外挺直,极像华蓥山上的山茶树。这个负重前行24年的基层民警,用美好青春换来百姓岁月静好,他身上有太多感人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如同山茶花一般美丽。

  从警24年,8700多个日日夜夜身处基层派出所,处置各类群众纠纷1600余起,帮助困难群众100余人。每一位群众,都说“老彭”是自家的贴心人。

  从警24年,30多次因公负伤,10多次面临死亡威胁,仍勇往直前,出生入死守护一方安宁。每一个伤疤,都足以见证他对公安事业的执着。

  从警24年,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受到嘉奖21次、表彰奖励28次,甚至获得“中国好人”这个至高无上的荣誉。每一项荣誉,都浸透着他辛勤的汗水。

  这就是彭波,54岁的华蓥市公安局阳和派出所民警,如同烂漫的山茶花,留下芬芳,沁人心田。

  A

他是“守护神”

几经生死,把人民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

  “我是人民警察。”彭波的心中时刻记得,警察前面两个字,是“人民”。无数次面临生死考验之时,他总是把人民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

  阳和镇老街的居民习惯叫他老彭,“有他在,心里踏实。”人们至今忘不了8年前那天,是老彭把大家从死神手里拽了回来。

  那是2009年2月18日下午,彭波在派出所边输液边看案卷,突然接到报警:阳和老街欧昌林家发生火灾。彭波拔掉针头,撒腿就跑。

  现场一片混乱。浓烟四起,火苗乱蹿,窗户玻璃噼里啪啦炸开。消防还没赶到,没有人敢上前。

  老街全是穿斗结构的木房子,居民都用液化气做饭。一旦气罐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彭波拨开人群,大吼一声“让开”,只身冲进火海。

  切电源,找气罐。气罐很快就找到了,可是,欧昌林家的气罐用铁丝缠绕固定,怎么也解不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气罐开始发烫,随时可能爆炸。彭波急得想骂人,“如果爆炸,在老街的人一个都活不了啊!”终于,铁丝解开了。彭波抱着气罐就往外跑。

  “老彭,火太大,太危险了,莫进去了。”正准备返回火场时,彭波被一个人拉住胳膊。“隔壁还有气罐,会爆!”挣脱拦住自己的人,彭波又一次往前冲。

  连续抱出已经发烫的两个液化气罐后,险情排除了,彭波又赶紧灭火。3个多小时后,火终于灭了。彭波累得瘫软在地。

  事后有人问他:“气罐随时可能爆炸,你就不怕死?”直肠子的彭波说:“死我一个人总比死一群人强!”

  在阳和,彭波闯过7次生死火焰。入警24年来,彭波面临的生死考验,却远不止7次,他有太多“火里来,水里去”的故事。

  这几年,阳和频发水灾,彭波总是第一个冲上前,还差点丢了命。那是2011年8月下旬,阳和发生洪灾。彭波和镇上干部察看灾情时,发现一座10米长的桥被洪水冲来的杂物堵住了桥孔。

  必须尽快清除,否则一旦桥被冲毁,下游学校的几百名学生就得停课!

  谁去呢?危急时刻,冲在最前的,当然是彭波。彭波找来一根长绳系在身上,跳进滚滚急流中。清除完杂物,彭波有些体力不支了。

  这时,附近养鸡场内有人被困的消息传来。没来得及喘口气,彭波又跳进洪水中。急流没过脖子,水位还在不断上涨。彭波奋不顾身,把被困人员全部带了出来。光救人还不够。成年鸡、鸡饲料,都被他一一转移。

  此时,彭波的体力已严重透支。上岸时,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他卷了进去,冲出20多米远。岸上的人害怕彭波再也回不来了,急得掉泪。幸运的是,彭波抓住了一棵被洪水冲倒的大树,得以逃生。

  那身被泥水浸泡得再也洗不干净的警服,见证着彭波死里逃生的惊魂一刻。

  B

他是“擒贼王”

面对罪犯,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在华蓥警察队伍中,彭波是身材最为瘦小的一个:1米6的个子,体重仅有105斤。不过,彭波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严肃起来眼睛一瞪,发出锐利的光芒。曾有人打趣地说,一看到彭波的眼睛,罪犯就得发怵。

  是的,他嫉恶如仇,敢于直面刀枪,擅用天罗地网对付狡诈的犯罪分子,罪犯们畏惧他;他有勇有谋,抓罪犯身先士卒,办案子方法独特、思路清晰,同事们敬佩他;他侠肝义胆,日夜守护着这一方百姓的安宁。

  只要局里有大案、难案,准少不了彭波。最为惊险的那次,发生在1997年。

  那是数九寒冬,春节快到了。一群外乡人来到彭波所在的派出所,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直呼救命。

  这群人来自贵州。在广安火车站下车后,准备前往武胜、岳池等地探亲。孰料,他们坐上了黑车,被抢光了财物,在华蓥被赶下了车。

  嫉恶如仇的彭波拍案而起,“无法无天!”

  马上侦查。凭借彭波多年的办案经验,嫌疑人很快被锁定,这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

  抓捕行动在大年三十晚上进行。彭波前往广安区代市镇(现为前锋区代市镇)抓捕其中一名嫌疑人。根据情报,嫌疑人可能持有火药枪,极为危险。

  同事们到嫌疑人住的房前敲门喊话,彭波守在屋后。怎么叫门都不开,静悄悄的,似乎屋里没人。

  彭波高度警觉,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朵。“一定是上了房顶。”彭波关闭手电筒含在嘴里,一手拿枪,一手扶墙,艰难地向上爬。嘴撑得难受,口水直流,手也磨破了皮,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去。

  最后,彭波一跃爬上屋顶。黑暗中,担心嫌疑人袭击,他迅速滚到角落。打开手电筒一照,嫌疑人就在身边。彭波快速举枪,“不许动,双手抱头!”

  嫌疑人乖乖就范。在楼下等待的同事老孔惊出一身冷汗,“万一他开枪或者给你一棒,后果不堪设想啊!”彭波却说,“只想把罪犯绳之以法,顾不上想这些。”

  同事们都知道彭波办案子有一股“牛劲儿”。只要遇到犯罪分子,他的“牛劲儿”便上来了。

  2012年1月下旬,彭波带着一名新民警到了内蒙古呼和浩特。他们要到和林格尔县城110公里之外的一个小村子里,追捕一名网上逃犯。

  此时的和林格尔县已是冰天雪地。出再高的价钱,也没有车主愿意去。人生地不熟、没有交通工具,怎么办?“走过去!”彭波背上干粮,踏上了一望无际的雪山。

  冒着零下13度的严寒,彭波和战友艰难前行,彭波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脚也不小心摔伤了。彭波牛劲儿一上来,硬是靠着一根木棍支撑,走过了110公里的茫茫雪路。彭波没有停下休息,更顾不上处理脚伤,排查走访5个村子后,逃犯终被抓获。

  24年来,彭波办的大案小案无数。仅近3年,他独立办理了21件重大刑事案件,参与侦破了27件杀人、抢劫、强奸案件,案件质量评查获得全优。他也成为大家公认的“办案能手”。本地公安破案、外地警察追逃来到华蓥,准是首先向他“报到”。

  C

他是“护航员”

护航发展,没日没夜守护3.5万亩土地

  盛产葡萄的华蓥,有“蜀中吐鲁番”之称。而种满葡萄的现代农业园区,就在阳和。

  葡萄带来了经济效益,麻烦事儿也跟着来了:土地纠纷、损坏设施、盗窃果实……业主饱受困扰。

  葡萄是华蓥农业的支柱产业。为了护航现代农业发展,2011年,华蓥市公安局决定,在现代农业园区设立警务室。护航发展的重任,落到了彭波身上。

  3.5万亩现代农业园区,9个行政村,农业开发企业近30家,农村居民3358户12780余人。园区地域宽面积大、涉企涉民事情多、治安问题多发难管控。彭波,是唯一的民警。

  “园区开发建设所涉及的事情,轻则鸡毛蒜皮,重则人命关天,非管好不可。”一到任,彭波便绷紧了弦,他把园区治安防控图,画在了心上。

  警务室刚成立就接到报案:有人将超奇果业竖在地里的水泥柱撞断了38根!

  彭波马上着手调查。嫌疑人很快被锁定:鸽笼山村5组的胡远友,嫌土地租金少,借着酒劲儿去基地搞破坏。

  胡远友意识到闯了祸,逃去重庆。彭波在重庆火车站找到了他。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后,胡远友心甘情愿跟着彭波回来。

  胡远友被依法拘留了15日。彭波又找到业主,劝说其原谅胡远友。最终,业主被彭波打动,主动收回了让胡远友赔偿损失的决定,双方握手言和。事后,业主给彭波送来了一面鲜红的锦旗。

  园区矛盾纠纷多发,处理起来也相当棘手。2012年腊月二十九,正值年关,园区某公司因资金紧张,欠了村民工资。100余名村民堵

  在公司要钱,情绪激动。彭波闻讯后,一面安抚老百姓情绪,一面找公司说理。在彭波的努力下,业主最终如数发放了工资。

  2013年7月,益友生态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建设时将一段路损毁。一位老太太路过时摔倒,要求赔偿。彭波得知后,主动参与调解。经过两天的努力,终于化解了纠纷。

  ……

  随着一起起纠纷圆满解决,彭波意识到,有了纠纷必须在第一时间化解,才能避免发生更大矛盾,给群众、业主和政府造成更大损失。

  首先必须争取业主和群众支持!彭波起早贪黑,把园区走了个遍,把自己精心制作的治安防范宣传卡、办事指南明白卡等挨个送到业主和村民手中。

  警务室力量单薄,做好园区治安防范工作还得借助“外力”。彭波依靠业主和村组基层组织,实行警企警民联动,组建了业主自防巡逻队、村级治安“红袖章”巡逻队,采取错时、车巡和步巡的方式,对园区实行网格化治安巡防。

  尽管园区有了一张严密的“防护网”,但彭波从不做“甩手掌柜”等群众找上门。每天,彭波风雨无阻,总会把园区巡上几次,一次至少得花2个小时。

  每年5至10月葡萄成熟之时,彭波的任务更加繁重。每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彭波依然睁大眼睛走在巡逻路上,往往凌晨3点以后才能入睡。

  在彭波没日没夜地苦干之下,园区治安很快好转。村民和业主赞他是“管家公”,把园区这个大家庭管理得越来越和谐。在近年的民意测评中,群众对彭波的满意率都是100%。

  D

他是“贴心人”

一心为民,把群众的困难记在了心上

  从警24年,彭波在阳和便待了16年。阳和的群众,没几个不认识彭波,而彭波对每一家的情况就像对自己家那么熟悉。老百姓一有事,不管是不是彭波的管辖范围,首先找他。这是为啥?鸽笼山村的丁世成很清楚:“群众的小事,比他自家的大事还紧要。”

  2015年8月的一天,丁世成找到彭波:“我们村的李友军家里穷,讨不到老婆。前几年和一个没有户口的外地妹子走到一起,生了个女儿。现在孩子8个月了,上不了户,咋办?”

  头顶着大雨,彭波马上去找李友军。那个一贫如洗的家刺痛了彭波的眼。没有准生证、出生医学证明,户口办理起来相当麻烦。彭波磨破了嘴皮,前前后后跑了一个月,最终让孩子有了“身分”。见李友军家境困难,彭波又跑前跑后,为他申请到了1000元民政救助金。

  李友军感激涕零,非要请彭波下馆子。彭波果断拒绝,“花那个冤枉钱干啥!”

  这些年来,彭波管的“闲事”岂止这一件!

  1993年,彭波送一个重伤群众去医院。医院血库告急,病人危在旦夕。得知自己的血型和伤者吻合,彭波立即献血。医院院长罗彩凤感动了,“我从医这么多年,他是我见过第一个给伤者输血的警察。”

  2008年1月,刚做完手术的彭波,又回到办公室加班。返回医院途中,一个小孩骑车撞在公路隔离墩上,生命垂危。彭波忍着疼痛,把小孩送去医院。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和警官证,请医生立刻救人。待小孩脱离危险,彭波的手术伤口已经出血,衣服染红了一大片。

  2013年,彭波在走访中得知阳和镇三岔河村80多岁的老人李世兰和患有智力障碍的儿子相依为命。从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彭波就把油、米、肉送到老人家里。每次下雨后,便去老人家中检查线路、修房补漏、清扫积水。一有空闲,他还帮着老人做农活,直到老人去世。

  救助迷路、醉酒、智障人员,抢救自杀、危难人员……彭波做的好事很多。无论什么事,只要遇上了,他总要管一管。

  这些年来,彭波一直住在阳和派出所宿舍。90年代的老房子,冬冷夏热,墙壁上的石灰大片大片脱落,有时连水都没有。彭波不在乎,“住这里做事方便,群众找我也方便。”

  华蓥城区的家,彭波很少回去。孩子上幼儿园,没时间接送,彭波干脆让他寄宿在学校。入警24年,23个春节彭波都留在所里。每到除夕,妻子侯雪萍总会在宿舍简陋的厨房里做一桌子菜,一家人和值班民警一起吃年夜饭。

  24年来,彭波从未后悔扎根基层。可是,面对家人,他也心存愧疚。

  最内疚的,是对不起年迈的母亲。母亲已经78岁,尽管住在自己家,一年到头,母子俩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母亲体谅儿子,“你好好干工作,莫担心我。”

  最欣慰的,是孩子为自己而骄傲。彭波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因为很少回家,父子俩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可是,孩子总是很自豪,“我爸爸是警察。我以后也要当警察,抓坏人。”

  最感谢的,是妻子多年来的支持。侯雪萍身体不好,却默默担起照顾一家老小的担子,从不抱怨。彭波感激妻子的付出,“没她支持,我哪能安心工作!”

  唯一不放在心上的,是他自己。

  局里人都知道,54岁的彭波,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连爬楼梯都有些吃力了。2月27日,局领导找到这个华蓥农村警务室年龄最大的“老警察”,说的还是同样的事:调他回城里,做些清闲的工作。彭波又一次谢绝了领导的好意。

  有人说他傻,基层条件差、事情多,他待了一辈子;已经54岁了,很多人到了这个年纪都盼着退休,他工作起来还像毛头小子一样拼命。彭波却乐在其中:“和老百姓在一起感觉踏实,能为他们做点事,很有成就感。”

  是啊,做了24年人民警察,彭波最舍不得的是离开淳朴的乡亲。冬去春来,年复一年,彭波就这样默默守护着这片土地,如同山里的山茶树,把芬芳洒进群众的心田。